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第一章:花店

2023-02-16 14:01:20 1142

摘要:A市的街上,人来来往往,喧闹的环境下在一个显眼的位置开着一家店,名字叫“不一样的花店”。   这是一家楼下开着咖啡馆,楼上开着花店的奇怪店铺,来来往往的人很多,花店里面的客人络绎不绝,从远处看来还真别有一番风味。   我叫徐清清,今年二十了...

A市的街上,人来来往往,喧闹的环境下在一个显眼的位置开着一家店,名字叫“不一样的花店”。

  这是一家楼下开着咖啡馆,楼上开着花店的奇怪店铺,来来往往的人很多,花店里面的客人络绎不绝,从远处看来还真别有一番风味。

  我叫徐清清,今年二十了,学金融管理的。这是母亲的想法,她把我这一生的路都给我铺好了,可是我不想按照家人安排的走。说起来这家店开的也比较意外,是几个月前的事情了。

  记得这天我回到家的时候家里很安静,安静到针掉地上都会有人听见。我洗了手就坐在饭桌上,母亲的脸上看不出来任何的表情,祖父也略显尴尬的看着徐浩宇想让他开口说点什么暖暖场,徐浩宇看见了祖父的眼色立马明白了过来,吆喝着家嫂张阿姨坐下与我们一起吃,这吆喝声让本来清冷的家中添了些热闹气息。但是很快没了那吆喝声,又恢复了清冷。张阿姨有些尴尬的坐上桌,看看母亲,又看看我,求救般的看着徐浩宇,徐浩宇也有些不知所措,祖父这个时候开了口:“都看什么呢,动筷啊!”

  经过祖父这样一说,一家都动了筷,饭桌上只有偶尔的筷子碰到一起的声音。

  过了一会,母亲看着我开了口:“我今天让你去面试的你怎么没去?”

  我知道母亲会这样说,将嘴里的饭菜咽了下去不急不慢的说:

  “妈,我不想去。”

  母亲脸上并没有变化,继续开口:“既然你不想去那家公司,那你明天去我公司报道,我会安排人给你....”我并没有让没有去说完,打断了母亲的话,淡淡的说到:

  “我也不想。”

  徐浩宇跟祖父或许是有些急了,看着我就摇摇头,或许是不想让我就这样跟母亲吵起来,只可惜我视若无睹还是将自己的想法说出了口。母亲被我说的话有些气到,但脸上并没有太多的变化对着我说:“这不是你想不想的事情,明天就来我公司.....”

  我低下头,直接打断母亲说的话,

  “我不去”

  脾气再好的母亲被我的所说的话,被我从容的态度所气到,动了怒,用手拍在桌子上面开口道:“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母亲的怒气有点吓到张阿姨,张阿姨来我家时间不久,也是第一次看到母亲动了怒。一时不知道是该劝母亲不要动怒还是像徐浩宇跟祖父一样低头吃饭,想了想还是准备开了口。而这一举动正好被母亲看见,母亲开口对着张阿姨说,“张婶,您吃您的,没事。”

  “哦...哦..哦”张阿姨。

  张阿姨立马低着头吃饭。

  不得不说发了火的母亲真的很凶,一旁的祖父跟徐浩宇被母亲那一掌吓得面面相觑也不说话。

  祖父之前是当军的,老了之后有了爱玩的性子,母亲有的时候也拿祖父没有办法。

  而徐浩宇就不一样了,有着跟祖父一样好玩的性子。当初背着母亲报了军校已经把母亲气的半死,所以他其他的是很听母亲的话的。

  “我知道,妈。”

  我依旧平淡从容,母亲似乎对我的态度更加生气,声音略高对着我说,

  “你不想走我给你安排的路,难不成你想走你爸的路吗?”

  话完,祖父跟徐浩宇微微震了惊,我也跟着愣了神,我没想到母亲会提父亲,因为已经去世的父亲是家中不能提起的禁忌。

  祖父看着母亲,咳了几声,将手放在母亲的肩膀上,轻拍着安抚母亲说道,“慧红啊,你听清清说完啊。”

  母亲真的被祖父三言两语的安抚住了恢复了刚刚冷清的样子,妥协似的对我说:“你说吧,让我听听你有什么难言之隐。”母亲在难言之隐上面加重了语气表达出对我的不满,我正了正声音对母亲说:

  “妈,从小到大我跟哥的一切都是您安排的,可是您从来不问我喜欢不喜欢,后面哥朝着自己梦想的那一步进发,可是我呢,我不忍心让您难过,一直做着您让我做的事情。我真的很累”我看着母亲坚定的说:“妈,我不想走你安排的路,我也不会像哥一样傻愣愣的去走爸的路”被我提到的徐浩宇略有些尴尬。小声说道,“你俩吵归吵,提我干啥”祖父用手肘暗自戳了下徐景天。

  而母亲听到我这样说有些愣神了,是啊,从小到大母亲都是严格要求我跟徐浩宇走她铺好的路,从小学的我与徐浩宇学习着画画,跳舞,作文,拍摄,各种辅导班,兴趣班都有上,导致最后徐浩宇都有些叛逆,最后还是父亲将徐浩宇拉回正道,而也是那个时刻徐浩宇有了当警察的梦想,到最后偷偷摸摸的报了警校。

  小时候的徐浩宇指着父亲的警徽问着父亲为什么要当警察。看着父亲坚定的说:“男子汉就是要保家卫国,保护自己想保护的家人。”那个时候当警察的梦想就在徐浩宇的心底慢慢发芽。

  只是我并没有那么的幸运,父亲做的是缉毒警,平时本身就很少可以看到父亲,那年我才五年级,父亲抓了一个很大的贩毒集团,而贩毒集团的头目跑了,父亲害怕报复家人所以一年都没有回家,平时也不敢联系我们,只是当时的我真的不懂这些,跑去找父亲,遇到了那个毒贩,那是一张满是刀痕的脸,我有些害怕想跑,他拦着我。我不敢动,嘴里喊着,

  “别过来!我爸爸可是警察!”

  那个毒贩来了兴趣,蹲下来问我:“你的爸爸叫什么啊?”

  因为被母亲教育过我不能说出父亲的身份,我看着他不说话,身体微微颤抖。毒贩看着我不回答的样子有些气急败坏,一把掐住我的脖子,而这个时候父亲刚好从钱前面的警局出来。我害怕极了,一时说出:“爸爸救我”这也是我这辈子最后悔的话。父亲立马冲到毒贩的面前让毒贩放了我,只可惜毒贩并不想就这样放过我跟父亲。他威胁般掐着我的脖子说:

  “放了她?好啊,你跟着我走我就放了你的女儿。”

  父亲为了救我就这样上了毒贩的车,毒贩并没有遵守约定放了我。而且将我一同带了去。父亲一开始有些愤恨,只是毒贩的亮了亮裤袋里的枪,也只能作罢。

  父亲在车上安抚着我。警局的人发现父亲长时间不回来查了监控也发现了被抓走的我跟父亲。最后被救出来的时候我已经晕倒,在不远处是满身是血的父亲跟毒贩。

  当我从医院里面醒来的时候任何人问我我都不肯回答当时发生了什么,包括当时已经崩溃的母亲,她使劲的晃着我,问我到底发生了什么,问我为什么要去找父亲。后来警察局的人根据现场跟我的反应最后得出来的猜疑所有人都有些后怕。

  只是,外人永远不知道受害者的痛苦。

  或许是我感觉对不起母亲,等我病好了之后我更加卖力的做着母亲让我做的事情。

  母亲愣了一会神之后就反应了过来,语气也温和了些,改了往日那一脸女强人的气息,脸色也多了份柔情,

  “那你想做什么?”母亲询问道。

  我想做什么,我自己也不知道。生活了二十多年,我似乎从来没有想做的事情,我不说话,心里嘀咕着该做什么,脑海里想起了父亲,已经去世的父亲生前很喜欢花,总喜欢送花给母亲,那时候母亲的脸上还常常有笑容。我想了想“开个花店吧。”

  母亲被我的回答愣住了,一时没反应过来。这时的祖父大手一挥“好啊,花店好,安安静静的适合清清”,转头看向我“为了支持清清呢,刚好我在安化街也有一个商铺,就给清清开店吧,同时在投资10万块钱”。我看向祖父,眼里满是不敢相信,祖父竟为我这一时兴起的兴趣花这么多钱,同时也有些愧疚,自己只是一时的想法祖父却对我这么好。母亲听到这微微有些不满对着祖父就想开口说些什么就被祖父抢先一步开了口,“慧红啊,这毕竟是清清的梦想。”母亲听到祖父这样说,也作罢,脸上的柔情又多了几分,“爸,你就宠着她吧。”

  而一旁的我听到祖父这样说也没有再继续说什么。低着头继续吃饭,饭桌上虽然还是跟刚刚一样的安静,只是还是跟刚刚的不一样,这次不再让人害怕。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