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被称为“河滨大楼下的法式浪漫”,上海这家花店30年见证守护一段历史

2023-02-16 14:24:12 3579

摘要:“去苏州河对岸买花,却遇见了法式浪漫……苏州河畔,在四川路桥与河南路桥之间著名的河滨大楼,经过整修后更夺目耀眼,转角的花店像极了‘巴黎花神咖啡馆’。买一束玫瑰、喝一杯咖啡、听一听大楼的历史故事、拍一套美照……上海就这么浪漫。”这是近期“小红...

“去苏州河对岸买花,却遇见了法式浪漫……苏州河畔,在四川路桥与河南路桥之间著名的河滨大楼,经过整修后更夺目耀眼,转角的花店像极了‘巴黎花神咖啡馆’。买一束玫瑰、喝一杯咖啡、听一听大楼的历史故事、拍一套美照……上海就这么浪漫。”这是近期“小红书”上,一位网友获得多人点赞的一段话,也让河滨大楼下的新艺花行就此出圈。

在这张照片中,河滨大楼的现代派S型转角上,有一个标着法文店招的花店。它落地的窗以及无处不在的娇艳鲜花,都成了大楼默契的点缀。

尽管出圈时间不久,新艺花行却已在河滨大楼底层开了30年。小小的花店,见证了“远东第一大楼”人与事的变迁,店主还鲜为人知的一直默默保护着楼内游泳池旧址,守护这段珍贵历史。

选址河滨大楼成为“最正确”的选择

由近代上海犹太裔房地产巨商维克多·沙逊投资、公和洋行设计的河滨大楼,1932年上半年建成以来,成为上海最早的水景住宅,更被称为“远东第一公寓”,吸引了无数人的目光。

1933年1月1日《申报》建筑专刊上,一位署名“安”的记者发表题为《河滨大楼》的专题报道。其中提到:“河滨大厦,亦系本埠最大建筑之一,容积计共六百万立方尺。新屋全部用途之配置,即以底层作为开设店铺之用,第一层,辟作写字间,其他六层则悉作公寓、住宅。”

据记载,河滨大楼启用之后,整体定位为商住楼,底层租给商号,二层租给公司、洋行、机关作为办公用房,三层以上作为公寓出租。当年在河滨大楼居住的绝大部分为西方人,多是在上海东北隅经商和供职的商人及高级职员。随着时光变迁,很多中外名流居住或光顾过这里。

河滨大楼旧照

正是看中了河滨大楼的深厚的历史文化,1992年,王兴国将四川北路上租约到期的花店,搬迁到了河滨大楼底层。“那时候河滨大楼底层是一些乱七八糟的仓库。苏州河还没有整治,周边环境不好,多是一些卖盒饭或修车的摊子。”

王兴国和妻子是1978年高考恢复后的第一届考生,毕业于上海园林学校园林专业。开花店,是夫妻二人兴趣所至。王兴国记得,1987年拿到的是上海花店第76号牌照。“改革开放之后,上海的订花需求逐渐旺盛。我们是上海当时第76家花店,我也是第一个把云南的鲜花引进上海的人。时过境迁,不少花店关门或转让了,但我们一直坚持了下来。”

王兴国介绍自己的花店

这些年,王兴国夫妇去世界各地学习交流花艺、参加比赛,拿了不少奖。新艺花行是第一届东亚运动会花卉赞助商,也成了上海最早一批可以将鲜花订单送到全球10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花行。他们的儿子子承父业,在国际花卉组织就职,现居欧洲,和父母共同打理花行生意。

选址河滨大楼,也成了王兴国至今想来最为正确的选择。

守护游泳池的每一块瓷砖

走进新艺花行,就像走进了鲜花的海洋。

这里花的品种足有五六十种,既有10元一小盆的多肉植物,用各色雏菊搭配的19.9元特惠小花束,雏菊和玫瑰混搭的29.9元精美小花束,也有上千元的反季节的澳洲帝王花,满足各类人士的需求。

正逢迎新年之际,花店的主色调是经典的圣诞红绿配色。充满历史感的建筑里,鲜花、装饰和草木营造着浓浓的节日氛围。即便在疫情封控期间,王兴国也守在店内值班,打理着花花草草,处理国际订单。这一幕,被一位网友看到,感慨说:“疫情让城市停摆,但店里的依然生机勃勃,满是花香。”

这也是王兴国开花店的初衷:生活再难,也需要鲜花和阳光。几年前,他又在花店旁边开了一家咖啡馆,但还没有对外营业,只供自己熟悉的朋友喝喝咖啡、聊聊天。

他买下了河滨大楼底层的房子,也自觉地成了一名历史建筑的保护者。

从前底层两户人家之间的隔断板,被他在打通时保留了下来,成为花店和咖啡馆墙面的装饰,隔断上的玻璃也保留着百年前的工艺。

咖啡馆的吧台,特意用红铜做成了长条格子的形状。“这是我小时候在红房子西餐厅看到的样子。”他指着吧台说,“河滨大楼近期大修时,我把拆下来的废弃装饰板一点点切开,拼成了长条格子形状。”

咖啡馆的桌子所用的面板,是上海一江一河改造时,河边步行道废弃的老木料。

十年前,王兴国租下了河滨大楼底层的游泳池区域当作仓库。十年来,他小心翼翼地保护着游泳池,规定每一块瓷砖都不能破坏。顺着台阶而下可以看到,如今,这个远东第一公寓的游泳池的瓷砖形状完好、依然很有光泽。“现在回头看,做这件事是很有意义的。”王兴国说。

记者查阅资料发现,1933年1月1日《申报》建筑专刊上刊登的《河滨大厦》一文中,专门提到:“再新屋底层,辟有设备完善之游泳池,斯亦至足称述者。”据介绍,河滨大楼底层庭院中挖了一个温水游泳池,长15.5米、宽9米、深2.1米。可供住户游泳健身。至今还能找到当年去河滨大楼游泳池游泳的丽人们的历史照片,足以显示远东第一公寓当年的前卫和豪华。

见证普通人的悲欢离合

自建成以来,河滨大楼就和电影有着不解之缘。

据记载,先后入驻河滨大楼的英美影片公司就有10家,可谓盛极一时。其中包括:米高梅影片公司驻华办事处、联合电影公司、联利影片有限公司,以及华纳、孔雀、环球、雷电华、哥伦比亚等影片公司。

近年来,《姨妈的后现代生活》《三十而已》《我的前半生》等热门影视剧也不约而同地在河滨大楼取景。新艺花行也见证着这些电影的高光时刻。就在今年夏天,胡一天的新剧《请和这样的我恋爱吧》还在花店里取景了好几天。王兴国与妻子也和一些电影导演熟识,曾为一些影视剧做鲜花布置指导。

当然,这个小小的花店和90岁的河滨大楼见证最多的,还是普通人的来来往往与悲欢离合。

有一位住在河滨大楼里的92岁的王阿婆,是一位美籍华人,常年居住在国外,回国时总喜欢来花店看看。不久前,她来花店时表示“要将自己的一本翻译著作捐给花店做个纪念。”

有两位河滨大楼里的西班牙租客,以前经常来买花。离开中国前,特意将家里的两把高脚椅子送给王兴国。现在,这一红一黑两把椅子就放在咖啡馆靠窗的显眼位置。

有几位在国外咖啡馆工作过的爷叔,也住在河滨大楼,他们提出:“等到咖啡馆正式开业了,要过来帮忙。最重要的是享受和朋友聊聊天的乐趣。”

有一对从新西兰回国的80后夫妇,每到周末就来买花,和王兴国夫妇成了“忘年交”,每到周末就来买花,顺便来咖啡馆喝几杯,聊聊花卉和咖啡文化。

有时候,河滨大楼里有的小夫妻吵架,丈夫会悄悄来到花店,请店员送一束花给自己的妻子,就这样“解决”了问题。

对于这些熟识的邻居们,王兴国夫妇会给他们“折上加折”,他们认为“赚钱只是一部分,社区里一家人的感觉更重要。”

他们也感觉到,随着这些年鲜花走入寻常百姓家,越来越多的人喜欢顺手带上一束鲜花送人或送给自己,讲究也越来越多。“西方人更看重鲜花色彩的冲击感,东方人更看重造型和线条感。以前人们更喜欢饱和度高的鲜花配色,现在很多年轻人更喜欢淡雅别致的搭配。比如,白色的紫罗兰或郁金香,配上黑色的包装纸,可能被认为更有高级感。”

王兴国展示的巴黎花神咖啡馆照片

而被网友提及的巴黎花神咖啡馆,王兴国夫妇其实已经去过很多次。“这个咖啡馆以前也是花店,现在成了巴黎人喝咖啡、休闲的好去处。”

“疫情之后,大家更需要放松的环境,互相打气,找回信心。”王兴国说,“我们会在河滨大楼下面等着大家。”

夜幕之下的河滨大楼,沧桑、庄重,花店里橙黄色的灯光一直亮着,像是这座城市里始终不灭的烟火和浪漫。

图片由 周楠 摄、北外滩街道 提供 视频由 北外滩街道 提供

来源:作者:周楠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